贞观俗人

木子蓝色

首页 >> 贞观俗人 >> 贞观俗人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绝对荣誉 抗战之血肉丛林 大明好国舅 异世之神帝修炼系统 墨唐 资本大唐 大文豪 至尊特工 红楼之庶子风流 替天行盗
贞观俗人 木子蓝色 - 贞观俗人全文阅读 - 贞观俗人txt下载 - 贞观俗人最新章节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 []

第7章 逐出家门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秦琅跪在厅前,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汗水滴落在地板上聚成一滩。

回到府中接到长安县尉的官员告身,还没来的及去上任,结果秦琼回来了。

秦琅刚从兵部衙门军议回来,军议时太子也在,议事结束时,太子建成叫秦琼说话。再次提起秦郑两家结亲之事,他明说这门亲事他可是好不容易才说动郑家同意,希望秦琼不要拒绝他的好意。

秦琼面对太子只答复说这门亲事秦家有些配不上荥阳郑氏,怕折辱了郑家门楣,说还在考虑之中。

太子面色不太好看,让秦琼莫要再犹豫。

等顶着暑热回到家里,郑家就来人了,这次郑家亲自派了族人带着管事奴仆前来,说是要谈婚礼订亲之事。

“我们郑家也是难违太子之意,因此才愿意不计前嫌缔结这门亲事.“

“此事我秦家还要再考虑一二.“秦琼坐在那里说道.

此话一出,郑家人脸色不豫十分不快.

“秦家这是故意拿捏么?“

有个年轻人甚至在后面直接冷哼,“莫给脸不要脸。”

“秦将军,见好就收吧。”说着,郑家甩出一张单子到秦琼面前,却是郑家要求秦家出陪门财。

“黄金三百两,长安郊外田庄一千亩地,长安大宅一座,郊外别野庄园一座,另外绢三千匹,钱百万。”

高达数百万的赔门财,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就算对秦家这样的军功新贵来说,这也是笔相当惊人的大数目了。

当初秦琼娶博陵崔氏女时,陪门财创下一时之最,也不过花了百万钱而已,而现在郑家要求的,数百万都不止,已经是近千万了。

秦琼考虑儿子若是能娶五姓郑氏女,那么就算秦琅是庶子,可将来的路也好走,有妻族的人脉帮忙,将来起码也能勋贵家的嫡子一样的前程。

咬咬牙,秦琼打算应下,钱不够就卖点田地凑一凑,再找老兄弟们借点周转一下也行。

“不可能!”

秦琅猛一拍桌子,再次大声拒绝了。

“你们这是按斤卖还是按两卖的?一两卖多少万钱?郑十三娘有一百斤没有,一千万赔门财还不包括正常的彩礼,仅这赔门财岂不是就一斤值十万钱?一两黄金才直两万钱呢,你们家女儿难道比黄金还值钱?我呸,这世上就算没女人了,我也不娶你们郑氏女!”

虽然如今不少五姓女喜欢卖婚,索要高额陪门财,可是他们却最忌讳别人说他们卖女儿。

郑家人勃然大怒,不甘示弱的回骂,他们骂秦家不过是暴发户,得意便猖狂等等。

结果秦琅更不客气,直接就动手打人,郑家人诗礼传家,平时最多也就是耍耍剑,骑骑马,真打起手来,哪个是小霸王秦琅的对手,三两下就将他们全部打翻在地,一个个鼻青脸肿的,若不是秦琼喝斥制止,那些嘴贱的郑家人估计得断手断脚爬着回去。

这些人爬起来,嘴上骂骂咧咧,然后逃一般的跑走了。

秦琼也十分恼怒。

就算你不肯娶,那就不娶,哪有这样对郑家人的道理,这样一来那可是把郑家往死里得罪了。

这事传出去,将来秦琅只怕要被士族高门一起鄙视嫌恶,将来的路岂不是更难走。

可不料,儿子居然还背着他做下了更出格的事情。

“说,一五一十的都给我讲清楚!”秦琼气恼之极,早就说了神仙打架,不要秦琅这小儿辈去瞎参与,结果他不但不听警告,还偷偷跑去见秦王,还打着他的旗号去的。

这可是参与谋反啊,一个不慎那就是满门抄斩株连三族的十恶不赦大罪。

秦琅没料到义兄秦用会直接出卖他,面对暴怒的秦琼,倒也不想隐瞒,当下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然后梗着脖子迎着秦琼的目光,“阿耶,昆明池之谋千真万确,这事情已经不是你原以为的那般简单了,三日后,秦王和太子只能活一个下来,你究竟要支持太子还是秦王?”

“逆子!”

秦琼气的吹胡子瞪眼。

“你胡编乱扯什么昆明池之变,太子怎么可能在齐王出征仪式上发动兵变?他是太子,将来的皇帝,陛下已经决定击退突厥之后就要改封秦王为蜀王,到时一切矛盾争斗都解决了,太子也已经当着陛下的面答应了的,他为何还要做这等事?就不怕陛下废掉他吗?”

在秦琼看来,太子和秦王之争已经结束了,皇帝已经下定决心,那么太子就没有半点理由再发动兵变谋杀秦王,这样做的后果将会非常严重,甚至可能会让皇帝废掉太子的储位,因此他根本没理由这样做。

秦琅也不知道秦琼为何要钻进这样的牛角尖里出不来,也许他是不愿意看到骨肉兄弟相残,也许他是不愿意看到好不容易重归一统的天下,又再起内乱战争,可现在的局势,根本已经不是皇帝一句话就能平息的了的。

李世民不会甘心,太子也始终不能放心。

二虎相争,只能活一个。

“我根本没听说过什么昆明池计划!你又是从何得知?”秦琼喝问。

“东宫率更丞王至是太子心腹,他参与密谋此事。”

秦琼知道有这么个人,“你又如何得知的?”

“王至的一个马夫是阿黄同乡,这个消息是他们一起喝酒时无意说漏嘴的。”秦琅瞎话张嘴说来,东宫率更丞王至确实知晓太子的密谋,但秦琅不是从他那得知的,事实上王至是有把柄落到秦王手里,所以他早就被秦王收买策反,成了李世民在东宫的暗桩,这事在玄武门之变后其实就是公开的,但是现在,这还是个顶级秘密。

秦琅不过是利用未来的历史知识,提前开了个挂。

他谎称王至马夫是阿黄的同乡,酒后泄密也说的过去。

“叫老马头来!”秦琼对秦用道。

老马头被喊来,一看这阵势不由的跪下了。

“阿黄,王至的马夫是不是你同乡,太子密谋在昆明池杀死秦王的消息,是不是他无意说漏嘴给你听的?”秦琅抢先对阿黄问道。

阿黄愣了一下。

然后看到秦琅对他悄悄使眼色,当下会意的连连点头。

秦琼虽觉得有些不对,可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了。

“好了,老马头你先下去。”

“如此重要的事情,你为何不先告诉我,为何要打着我的名义去找知节,还去密见秦王?”秦琼依然是很恼怒,这个孩子已经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如此行事,简直是无法无天。

秦琅也不藏着掖着。

“太子欲杀秦王而后快,秦王也不会坐以待毙的,我始终认为阿耶和我们秦家应当站到秦王这一边,这不仅是因为阿耶跟随秦王七年,而且也因为秦王功高盖天,贤明仁德,他比太子更有资格继承天下,大唐也只有在秦王的治下,才能结束这天下动乱,重现太平盛世!”

“混账!”秦琼对这话不能赞同,他始终还是认为秦王起事那就是造反,除非是皇帝易储,那样才是秦王坐天下的唯一正途,除此之外,都是叛乱谋反,都是在搅乱天下。

当年秦琼弃郑投唐,导致妻妾儿女十余人惨死,只侥幸活了秦琅一个,这样的人伦惨剧秦琼绝不愿意再次发生。

“阿耶,今天我见秦王,已经代替你向秦王表明忠心了。”

秦琼只觉得一阵阵气血上涌。

本来意欲中立,可现在秦琅这么一搅和,倒弄的他秦琼好像是脚踩两条船,左右骑墙摇摆不定了。

“逆子,你究竟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这是谋逆,造反,是要满门抄斩的!”秦琼气的青筋鼓起。

“阿耶也是乱世中厮杀出来的百战名将,当年也跟随的李密、王世充还有当今皇帝,哪个不是造反派?”

“阿耶,时候不早了,我得赶紧去长安县衙上任,不能耽误。”秦琅见秦琼站在那里长叹短吁的,虽也知道自己这行事让他很失望,可现在也顾不得这些的时候了。

沉默片刻。

秦琼走到秦琅的面前,他把刚才揍秦琅的马鞭扔到地上,“你走吧!”

“我先去长安县报道,晚点回来再接受大人教诲!”秦琅起身。

可秦琼去挥了挥手,“你长大了,我已经管不了你了,我让你娶郑氏女,你非不肯,还把事情闹的如此难堪。我让你不要多管闲事,你却非要搅和进太子与秦王之争,甚至还胆大包天敢打着我的名义在外参与谋逆。怀良啊,从今天起,你就不要再回这个家了。”

“阿耶,这是什么意思?”秦琅愣了一下。

“你是家中庶子,早晚也要出去顶门立户的,既然你觉得自己翅膀已经硬了,我已经管不了你了,那么你现在就出去另立门户吧,从今往后,你跟这个家就没有关系了。”

秦琼边说边叹气,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失望。

“阿耶要将我赶出家门?可我做的这一切也是为了阿耶,为了我们亲仁坊秦家啊!”秦琅也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结果。

秦琼却不再理会他,只是扭头对秦用道,“吩咐府里,以后不许秦琅再踏进府中半步。”

卧槽,无情啊。

搞了半天,结果秦琼不但没领情念好,还把他赶出家门了?

“阿郎,三郎还年轻不懂事,你教训他一二就是了。”秦用在旁边劝说,可秦琼却是已经铁了心,“他不是已经释褐为长安县尉了吗?十六岁的年纪,就已经投机钻营得授八品职事官阶,很了不起了,我在他这个年纪,还只是齐州历城的一介白丁呢。”

“阿耶,我错了,我不该背着你行事。”秦琅赶紧认错。

结果秦琼根本不为所动,“秦琅,你很聪明,不过我也劝告你一句,不要太过耍小聪明,当心聪明反被聪明误,出去顶门立户,以后就只能靠你自己。”

说完秦琼就甩袖走人了。

秦琅发了半天愣,最后管家过来劝说他离开,那边阿黄甚至已经打包了几个包袱牵了两匹马出来。

“阿黄,你这是做什么?”

“管家说三郎你要出去另立门户了,我跟三郎走。”

“福伯,我阿郎只是一时生气,用不着这样吧?”

“三郎,阿郎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你就先出去找个地方落个脚呆一阵,等过了这阵风再回来吧。”管家福伯说道。

虽然不情不愿,可最后还是被扫地出门了。

秦琼对秦琅也没客气,他几乎是被净身出户的,就让收拾了几件随身衣物,然后让牵走了两匹马,其余的什么都没有给。

甚至连个落脚的长安小宅或是郊外田庄都没给,用秦琼的话说,反正秦琅本事大的很,那就靠自己的本事好了。

不过李世民给的那三百两黄金,秦琼倒是原封不动的让阿黄带出来了。

走出秦府,家丁们站在那里目送道别。

秦琅跟他们挥了挥手,扭头对着阿黄苦笑道,“这他娘的算什么事啊!”

阿黄倒是挺想的开的,“反正这翼国公府将来也是由秦五郎继承的,也轮不到三郎你,早点离开跟晚点离开也没什么区别。只是阿郎这次看来是真的挺生气的,以前阿郎可是很爱护你的。”

“哎,阿耶这人就是有些太死板了,算了,走就走吧。”

秦府中。

秦用跟秦琼禀报,“三郎往长寿坊长安县衙去了。”

“哦。”秦琼负手而立,站在那里长吁短叹。

“义父,三郎虽犯错,可也不至于赶他出门啊?”秦用疑惑的问。

秦琼长叹一声,“这孩子自从落马受伤醒来后,性情大变,行事越发没了规矩,我是怕他再这样下去只会歧路上越走越远,现在把他赶出家门,也是希望他能够受些警戒,能够反省反省一下。”

秦琼对眼下的局势越来越担忧,他现在已经被彻底卷进去了,根本不可能置身事外,秦家现在是个危险的漩涡,一旦出事,他可能就要粉身碎骨。今天把秦琅赶出家门,也是存了点小心思,希望将来万一他被这漩涡吞并了,被赶出家门的庶子能够保存下来。

“义父,其实仔细想想,三郎说的那些话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秦琼转过身来,“你去帮我查一下到底有没有昆明池计划?”

“若是真有呢?”秦用问。

秦琼站在那里,面色愁苦,“若有,若有······那就是太子的不该!兄弟骨肉,谁先出手,谁就不对,若是太子真的先阴谋对秦王下手,那么秦王反击,也是师出有名,义节不亏。”

“可若根本没有这昆明池计划,那?”秦用又问。

秦琼沉默。

“三郎跟郑家的婚事呢?”

“算了,本也只是为三郎好,可既然三郎根本不愿意这门婚事,我秦琼又何必非要攀附他荥阳郑氏。”

“可如此一来,就彻底得罪郑家,甚至可能惹太子不快。”秦用提醒。

“我岂不知,但三儿不愿意,我也不想强迫他。”

“义父,三郎娶五姓女的机会只此一次啊,错过就没了,就算郑家狮子大开口,可我们咬咬牙也还是能凑齐的。三郎还年轻,莫因他一时冲动就误了终身,更何况,若因此既得罪郑家又惹怒太子,实在是划不来。”秦用忍不住再次劝说。

秦琼摆摆手,叹息一声,“不管怎么说我都是怀良的父亲,他还年轻,我更要翼护他,这事就此做罢吧,以后不要再提了。至于东宫,我秦琼乃是大唐之臣是国臣,并非太子家臣!”

“义父对三郎的这一番良苦用心,只可惜他并不能理解。”

“总有一天,他能理解父母为儿女的良苦用心的。”秦琼道。

喜欢贞观俗人请大家收藏:(m.32wx.net)贞观俗人三二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南宋游记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抗日之铁血军工 快穿之慷慨赴死系统 无敌大百科[快穿] 帝师夫妇日常 荒野求生:神级驯兽师 综影视祈愿人生 一往无前 我,技能流玩家 谨以此生献给你 重生之侯门凤女 桃妆 女帝 我在游戏王里玩卡牌 召唤洪荒大神 清穿贵妃有个祸水群 大胤王朝 银河系殖民手册 求生
经典收藏 我真没想当皇帝啊 异世之神帝修炼系统 应天记之凤舞飞鹰 獠牙之蛇 大秦之帝王系统 我在大唐有后台 抗日之军武系统 五代枭雄 我的绝品冷艳皇妃 婿枕江山 正德大帝 民国之文豪崛起 我家军师实在太强悍了 兵锋王座 玄之陆诸国战纪 大明从京师沦陷开始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仙武煌明 马前卒 大秦之帝国再起
最近更新 三国:别装了,你就是诸葛卧龙! 大明王冠 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 大纨绔 混在帝国当王爷 盛唐 东晋北府一丘八 我真没想当皇帝啊 大唐第一世家 逍遥侯 革秦 兰若蝉声 隋末之大夏龙雀 庶子夺唐 数风流人物 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大英公务员 汉世祖 三国之龙图天下
贞观俗人 木子蓝色 - 贞观俗人txt下载 - 贞观俗人最新章节 - 贞观俗人全文阅读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